京东Q2重返高增长 未来微信开放入口能否延续涨

  8月13日,凯发平台京东公布今年第二季度财报。财报显示,京东二季度实现营收150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2.9%,高于市场预期的1474.94亿元;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Non-GAAP)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36亿,同比增长644%,优于市场预期的5925万元亏损;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6亿元,去年净亏损22亿元。

  财报发出后,京东当日股价收盘涨幅12.89%,创2016年11月以来的最大涨幅,而且还获得杰富瑞、花旗、摩根大通和Benchmark上调目标价。花旗认为,京东管理层对2019财年净利润预期为80亿至90亿元,这一预期可能是保守的,预计2019财年净利润预期至95.7亿元人民币。

  在财报电话会议上,京东宣布将于今年十一前后上线与腾讯合作的微信一级入口资源,全新打造针对微信生态,尤其是女性和低线市场的新业务模式——这对于急需通过拼购业务带动新活跃用户增长的京东来说无疑是最好消息。

  无独有偶的是,在8月14日腾讯举行的业绩电话会议上,腾讯方面表示建立微信内的电商生态是有前景的,有很多人会进入这个入口,有更好的留存率和社交网络利用率,“我们觉得是有潜力的,我们希望能帮助拼多多和京东有更好的电商入口体验。”

  结合财报和电话会议披露的信息,京东极力向华尔街的投资者讲一个新故事:一二线城市的电商业务进入存量市场后,京东的未来增长点将是下沉市场,而打通下沉市场的抓手将是拼购业务——这相当于拼多多三年崛起的神话,刘强东想再复制一次。

  二季度净利润大增,京东物流达盈亏平衡点

  京东本季度净利润大增的主要原因,是京东物流等创新业务迎来盈亏平衡点。刘强东在电话会议上表示,三年前京东物流大举进入三到六线城市,因为订单密度较小京东物流在三到六线城市的成本较高。但随着京东物流在低线城市的扩张结束,再加上向第三方开放,大量外部订单进入后迅速地降低物流成本,京东的履约费用率也不断下降。

  财报显示,二季度京东的履约费用率从去年同期的6.7%下降至6.1%,这是自京东2014年第二季度上市以来的最低点。此外,在净服务收入中,物流及其他收入同比增长98%,这得益于第三方物流订单快速增长。

  今年4月,京东物流宣布取消快递员底薪并调低公积金比例,同时全面开放物流资源,让快递员对外揽件,以摊销仓库等物流设施成本。虽然这一系列措施引发争议,但目前来看收效明显——4月份刘强东以内部信的形式披露,如果扣除内部结算,京东物流去年亏损总额超过28亿,如今经过调整后已经实现盈亏平衡。

  从营收增速角度看,京东在二季度有复苏迹象,其中家电3C收入达895亿元,同比增长15%,高于一季度的14%;综合百货收入440亿元,同比增长34%,高于一季度的28%。但考虑到二季度有6•18大促影响,二季度营收上扬是否具备可持续性仍是未知数。

  京东零售集团轮值CEO徐雷表示,家电品类在低线城市比六个月前有所回暖,再加上有一些季节性的因素,各地政府也有相应的家电补贴的政策,有利于家电3C营收增速回升。他强调,此前京东的家电品类比较符合一二线城市用户的需求,但今年开始丰富在低线城市的产品,以及完善线下销售渠道。

  此外,6•18对京东第二季度的营收贡献不小,今年的京东6•18累计下单金额达2015亿元,同比增长26.6%。不过,6•18提前透支了三季度部分消费需求,因此京东预计第三季度净收入区间为1260亿至1300亿,同比增长20%至24%。

  但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前两个季度京东虽然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Non-GAAP)分别实现69亿利润,但有18亿元属于非经常性项目。京东首席财务官黄宣德在财报电话会议上透露,这18亿元利润主要是增值税体制改革以及其他收入,公司下半年计划将这18亿元投资到下沉市场中。

  活跃用户环比大增,警报暂时解除

  在过去一年里,受困于行业竞争和刘强东“明州事件”,京东的业务出现明显的动荡,这导致今年春节后京东加快改革步伐,在大幅度调整组织架构的同时对部分高管进行清退和调岗,重新强调公司的狼性,通过确立零售、物流、数科和健康四大板块重整旗鼓。

  但实际上,京东的危机感并不是因为业务亏损,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Non-GAAP),京东已经连续十四个季度实现盈利,因此京东真正面临的问题是新增活跃用户增速放缓。

  从2018年开始,京东的活跃用户数量增长日渐缓慢,甚至在去年第三季度出现罕见的负增长。财报显示,京东的活跃用户数量在2018年第一季度突破3亿大关后一直徘徊不前,市场担忧京东的成长性已不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