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家政服务业呼唤高技能人才

伴随着阵阵掌声,今年50岁的毛苏青上台从领导手中领到了一本色彩鲜艳的荣誉证书和一个鼓鼓的大红包。毛苏青刚转过身,台下好几台摄像机、手机、照相机就齐刷刷地向她聚焦。

  如此大的阵势,让这位育婴师一等奖获得者一下子适应不了,无论是面部表情,还是肢体语言都变得有些扭捏,比赛过程中的那种自信、利落荡然无存。“激动,很激动!”虽然颁奖典礼结束了,但她仍无法平复心情。

  这是上周五“义乌市家政服务业职业技能大赛”颁奖典礼现场的一幕。

  懂英语,会开车

  家政服务员待遇或超白领

  月工资差不多4000元左右,每个月休息两天,包吃包住,主要照顾一位85岁老太太的日常起居。照理说,这样的待遇应该算不错了。不过,家住荷园小区的楼大妈最近为这事烦心不已,因为她拒绝对方提出的涨工资、发放节假日福利等要求,原本照顾老太太的阿姨说不干就不干了。“短时间内,让我上哪儿去找人?”楼大妈说,家里两个小孙子就足够她忙的,去了几家中介机构,也有几个人来看过,对方一看是照顾老人,不是嫌脏,就是漫天要价,都没有谈妥。

  同样饱受家政之苦的还有年轻妈妈骆女士。自从产假期满上班后,小宝宝就由家政阿姨带。这位阿姨挺本分的,就是太自以为是。比如,这阿姨给孩子泡奶粉时,水和奶粉的比例常凭感觉,骆女士指出后,她就反驳“没关系的,我带其他孩子时也都这么泡”。骆女士说了几次,她明里改了,可实际上还是没改。

  据了解,目前大多数地区的家政人员普遍存在文化水平低、综合素质低、平均年龄大等缺陷,与雇主的纠纷也时常发生,家政市场秩序混乱、缺乏规范已成为很多二三线城市的通病。从某种程度上说,“散兵游勇”的工作方式使服务专业化、规范化与标准化难以实施和监控。

  社会在不断地进步,拥有高技能的家政服务员越来越走俏。如果家政服务人员会开车、懂电脑、有英语基础,东家开出的薪水会很高,甚至赛过白领的工资。此前,有媒体曾报道,杭州月嫂月薪5000元起步,普遍在6000元以上,最高可达两万多元。“负责孩子上学接送、放学后辅导作业……”一位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的家长直言,他们夫妻文化水平不高,如果义乌能推出像西方或香港一样的高技能人才型家政服务员就好了,至于薪水待遇什么的都不是问题。

  给月嫂和保姆正名

  让家政从业者有水准有地位

  据了解,劳动和社会保障部于2000年正式认定“家政服务员”这一职业,并制定了行业标准,将家政服务列为持职业资格技术证书上岗的技术工种,分初级、中级和高级三级。从目前我市的情况来看,虽然国家有职业标准,但有关培训仍然处于“自然生长”状态,持证上岗的人并不多。据不完全统计,全市拥有育婴师资格证的也就200多人,而该行业从业人员起码过千。

  业内人士指出,提高家政从业人员的服务水平,除了要加强系统技能培训外,还要转变观念。一方面,这个群体要自信、自强、自爱,真正做到一技傍身,得到全社会普遍认可;另一方面,客户和其他社会人员不要戴着有色眼镜给他们定位成“月嫂”、“保姆”,要真心尊重他们这份职业。

  地方政府和有关部门也要充分创造“实战台”,让他们在竞技和交流中展示和提高。近年来,我市由人力社保局牵头组织,开始上演一场热火朝天的“职业技能大比拼”,参赛者不比谁的知识渊博,也不比谁的口才突出,拼的是谁的技术过硬。今年我市计划组织开展7大类13个职业(工种)系列技能大赛活动,7月25日举行的家政服务业职业技能大赛是第3大赛事,分家政服务员和育婴员两个类别。

  据悉,这是我市首次举行家政服务业类的技能大赛,对参赛人员不设门槛,只要在义乌工作或生活的人都可以参与。“三分之一是28度左右的冷开水,三分之二是38度左右的温水,对于第一阶段的婴幼儿,一小勺奶粉冲泡30毫升温水,第二阶段则一大勺奶粉冲泡60毫升温水……”朱阿姨在本次大赛中拿到了育婴师组别的三等奖,也取得了资格证书。“8月份去欧景名城照顾一位孕妇,包吃包住,月薪4500元,小孩出生后还将涨工资,呵呵。”朱阿姨虽然未透露能涨多少,但听得出来,她很满意。因为受过专业培训,持证上岗的朱阿姨很抢手,工资待遇也明显比无证的人高得多。